第69章 争吵
书名:我全家都有系统 作者:语伴 本章字数:3085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0 12:47:59

郑仁到白樱跟前,蹲下去和蔼地对白樱说:“小妹妹肚子饿没有?来哥哥给你面包。”

“很香,很甜的面包哦。”

白樱没有拿,反而跳下了小凳子跑去找姑姑。

正在搭帐篷的白玉兰,听到了说话声,转身过来,正好看到白樱向她跑来。

白樱跑到她身边,抱着她的大腿,躲在她身后,不敢看郑仁。

见郑仁手中的面包,白玉兰善意地对郑仁说:“谢谢你的好意,她不喜欢吃这种面包。”

美人,美在骨,也美在笑容。

她的一个笑容,让自己身心荡漾,像是沐浴的春风中。

这些年在外参与了不少活动,形形色色的人见多了,美女也见了不少。

还是第一次见到她这种明艳动人的。

该跟她结识一番,如若能和她谈一场恋爱那就更好了。

郑仁当即行动起来,温柔而不失魅力地说:“你好,我叫郑仁,你叫什么?”

“白玉兰。”

“你的名字真好听。我能叫你玉兰吗?”

白玉兰没有点头,也没有摇头。

像郑仁这样的男子,她也见多了。

多活了一世,见的人多了,也就能猜到他们的心思。

这种男人,不就是见她漂亮就想泡她嘛。

见到漂亮的就往上赶,也不知有多少女朋友了。

太爱玩了,不安心于室,不能要。

白玉兰将郑仁拉入拒绝来往的名单中。

郑仁再接再厉,“一般的人都不敢参加这种野外生存大挑战。我在野外生存大挑战的项目里参加了不少,有非常丰富的经验,你如果有什么问题尽管来找我。”

白玉兰微笑点了点头,并没有做出其他的回答。

她抖着帐篷,要将帐篷给穿起来。

“来,我来帮你。”郑仁要上前。

白玉兰拒绝了他。

而边上的一直看着的女孩李贝贝,见她这样冷漠的态度,就看不过去。

“白玉兰,你这是什么态度?人家好心地向你伸出橄榄枝,你就这样回答别人吗?”

白玉兰奇怪了,她这样态度有错吗?

她有微笑了,有礼貌了,难道这还不够吗?

是不是要她像其他人一样,热热情情地拉拢郑仁?

要是这样的话,抱歉,她做不到。

而且他们没有看到她正在忙吗,谁有空说话呢?

“你是聋子还是瞎子吗?别人跟你说话,你都不知道回应一下。”

这个人说话都带着刺的,一开口就叫人瞎子、聋子。

察觉到白樱揪紧了自己的裤子,白玉兰知道白樱被吓到了。

她细声说:“我不是聋子也不是瞎子,请你不要这么大声说话,你吓到白樱了。”

白玉兰将白樱抱起来,轻轻地安抚白樱,“不怕,不会有事的。”

李贝贝大声说话,“我看你就是个疯子,明知道野外生存这么危险,你居然还带着一个孩子过来。”

李贝贝说话的声音,比天上的雷公还要响。

“就连一个成年人,都觉得难以生存下去,你居然还带着一个小孩子上来,要是她出了什么事。应该责怪谁?

有你这样做人家父母的吗?如果我是你,我就不会带着她上来。

我就不会为了这点小钱,而置于孩子的安全而不顾。”

李贝贝的声音一声比一声大,吓得白樱哭了起来。

白玉兰两手抱着白樱,让白樱埋头在自己怀里。

一面哄着白樱,一面往别处走。

上辈子的生活经验告诉她,抱着小孩子的时候,最不合适吵架。

因为越吵越让孩子害怕,越吵越糟糕。

得要把孩子给哄好了,把孩子安置好了,才能放开手脚去掐架。

“哦,哦,不怕,不怕啊。”

白玉兰哄着孩子远去。

郑仁一时感到可惜,想要上前去,却被边上的李贝贝给拉扯住了。

白玉兰一面走一面哄着白樱,白樱就要在她怀里睡着了。

快要走到肌肉男帐篷时候,她远远绕开了,这个男人太吓人了。

白川一身污迹,和花子一同回来了。

“怎么了?”

白川:“没事,就摔了一跤。白樱怎么样?”

“还行,刚刚吓到了。”

“我回去搭帐篷,弄好了你再回来。”

“好。”

花子:“玉兰姐放心,我会帮忙的。”

“谢谢。”

入夜,一群年轻人搞了个篝火宴。

这是进入挑战的第一天,大家还有精力搞宴会。

大家都弄出自己的食物分享。

白玉兰也去参加了,她拿出自己的面包,分享给大家。

她才过去没多久,就有四五个男子过来搭话。

白玉兰都没有理会他们,而是将视线放在一个女子身上。

那人真是黄昏时跟她大声说话的那个。

白玉兰主动走过去。

郑仁以为白玉兰是来找自己的,快心地站起来。

却不想白玉兰对李贝贝说话,“你叫什么?”

“李贝贝。”

白玉兰点了点头,甩手就给李贝贝一巴掌。

“啪!”

“啊!”

李贝贝喊叫声响起。

“啊!”

边上的惊呼声。

李贝贝愤怒捂着脸,“你凭什么打人?”说着就要打回去。

结果白玉兰一手挡住李贝贝的手,随即又一把捏住李贝贝的脖子。

一路将李贝贝往火堆里推。

“啊啊啊!”

“救命,救命。”

眼看着就要到火堆时,边上的人反应过来了。

“住手。”

“白玉兰,你要做什么?”

“杀人了,杀人了。”

“住手,停下,快停下。”

郑仁把李贝贝救下来,将白玉兰分开。

李贝贝抱着郑仁哭,“你看看她,她就是个恶魔,她要杀我。”

“白玉兰,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郑仁问她。

白玉兰冷笑,“我做什么了,我只是见那边火光暗,所以想让她靠近一些,看得更清楚一些。”

围观群众:这个女人好狡猾。

:好一个冠冕堂皇的话。

:真的想杀人的吧。

白玉兰:“带白樱上山这是我的事,用不着你管,你爱管闲事,管别人的头上去,莫来惹我。”

白玉兰看着郑仁,而话却是对李贝贝说的。

群众:哇,这女人好狠啊。

李贝贝懂了,“你是在记恨我对不对?

我这好心当驴肝肺了,我是来劝你,劝告你要以孩子为重。”

白玉兰两手掐腰,上前一步,大声怒斥:“你这是劝告吗?你用什么态度来劝告人?

你见过街道办事处的阿姨们劝人吗?

知道什么是劝人吗?

你见过用厉声呵斥,态度坚硬的劝告人吗?

你这是你这哪是劝告,分明就是指责呵斥。”

白玉兰怒斥李贝贝。

“你骂我可以,你背后讽刺我也可以,但你不能吓到白樱。

你白天那雷公打雷的响声,吓得白樱做噩梦。”

“你胡说,分明是你,是你吓到了你的女儿。

你都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,这野外的山林,这么危险,你也敢带她来。

你要是真的为她好,现在就带她下山。”

白玉兰冷笑:“自家的孩子是什么情况,我最清楚。

她的胆子大,连大蟒蛇都不怕,会怕这些小林子?

如果我没有十足的把握,我会把孩子带进山林?”

白玉兰对李贝贝冷嘲热讽一番,“动物不可怕,鬼神不可怕,倒是人心最可怕。

你不就是想吸引郑仁的注意吗?

你不就是想在郑仁跟前显摆吗?

你要是想在他跟前显示出你的能耐,那你到别人的事面前去。

你去拿别人开刀,我不是给你欺负的。

你在这森林里生存不下去,那是你的事。

我不仅会活得好好的,还会护白樱周全。

你要是想做好人,麻烦你先看清楚,查清楚情况了再来说话。

什么都不知道,就不要在我跟前横加指责。”

白玉兰阴冷地说:“我不是好欺负的,白樱也不是好欺负的。

谁欺负她,恐吓她,我就十倍还回去。”

白玉兰环顾四周,每一个人都在躲避她的视线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