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7章 搞事情
书名:我全家都有系统 作者:语伴 本章字数:3889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0 16:13:31

张童搞了烧烤炉,邀请白家全家人过去烧烤。

他那边别墅地方大,张妈妈也是极度热情。

正好自家妈妈得空,嫂子又想去看见张童的别墅是什么样的,于是全家人都过去。

刚开始白玉兰有点不想去,奈何白川这小子不断的怂恿,也跟着一起过去了。

过去之前,心中不断的暗示自己,要拉开距离,要保持冷静。

可是一见到张童,心里面的建设早就抛在脑后,给自己做下的决定也忘得一干二净。

在帅哥面前,她失去了抵抗力。

张童很会说话,听着让你感到舒服,他又经常在你边上打晃。

他没有特意逗你笑,可你总是忍不住对他笑,觉得他说话很有趣,想要跟他多说几句。

跟张童说话非常舒服,他不会故意逗你,而不断的引导你说出那些,自己都不没说过的话,让自己觉得自己是个有文化的、有知识的大好青年。

在他身边就觉得自己很快乐,不管是心里眼里,都是享受的。

8个人吃烧烤需要的量不多,烧烤的品种多了,干活的量就大了。

好在男女搭配干活不累,很快就把烧烤架、以及烧烤的食物给串好了。

在后花园架上了烧烤炉,把需要烧烤的食物都搬了出去。

妈妈们在那边喝茶、聊天、带娃,等着吃。

烧烤的任务就交给了白川和张童,刚开始大家相处得其乐融融,中途来了一位很漂亮的女人,气氛就不变了。

黄娅是大波浪卷发披肩,身材高挑,肌肤白嫩极致,令人眼前一亮。

一件宽袖的白衬衫配着一条迷笛裙,既显出她知性优雅,又不改她的青春气息。

那张鹅蛋脸恰到好处,多一分则肥,少一分又显得尖酸。正是这不多不少,成为了妈妈们眼里有福气的人。

张家爸爸和妈妈们非常喜欢她,对她十分热情。

张童解释说:“黄娅是我公司合伙人。刚不相处不久,我得要去招呼她一下。”说着端起烤好的食物去找黄娅。

虽然张童说跟她的关系一般,但从两人的谈话中,可以看出两人并不一般,很熟稔。

再看到张家爸爸妈妈对她的态度,白玉兰心中不舒服。

要说这是怎么的一种不舒服,大概就是吃醋吧。

她接过了张童的位置,主动揽上了烧烤的活。

当她把烤好的食物端过去,就听到妈妈对黄娅的赞美,听到黄娅的谦虚,看到张妈妈对黄娅的喜爱。

这一刻,让她回想起上一辈子打工的时候。

老板搞团建,租了一栋别墅,给大家休息。

搞烧烤的时候,老板爸妈和老婆都过来了。

员工都在讨好老板娘,老板娘不断地谦虚说不是,老板的爸妈不断追加儿媳的好,而老板就在一旁静静地听着,时不时点头笑笑。

对比着脑海里的画面,眼前这一幕就像是一家人,而她是个打工的。

不管上辈子是个打工的,这辈子也是个打工的。

见到嫂子招呼自己过去坐,她笑了笑,拿起一杯水就离开了。

她觉得之前的种种,都是她的幻想,都是她的自作多情。

张童和张家爸妈对她,并没有比其他人特别,也许是因为老相识老邻居,所以对她更为热情两分吧。

黄娅的出现给她浇了一盆冷水。

刚点燃的火热,马上又熄灭了下去。

脑海里又翻出了自己的决定,翻出了否定自己的言论。

再也不敢胡思乱想,再也不敢自作多情了。

她一面烤鸡翅膀,一面偷看黄娅。

眼前这个黄娅多好啊!

著名大学毕业,家庭背景好,工作能力强。

年纪轻轻就拥有了自己的公司,身价不比张童低呢。又和张童聊得来,这样的人物,不正好是人生伴侣的好选择吗?

后面张童又过来了两次,和她说了几句话,邀请她到边上去坐坐。

她拒绝了。

她有意无意地拉开了与张童的距离,不再顺着他走了,拒绝了他的好意。

霸占了烧烤炉,热情的给大家烤烧烤。

人人都说她,说她勤快,却不知她脸上满是笑,可心里尽是心酸。

所有的幻想,都随着遇见阳光的泡沫的消散而消散。

白川推她,让她去休息,跟那些人多说说话,去跟那位黄娅抢风头。

白玉兰却不想去,拿起烤好的鸡翅,给白樱。

白樱早就眼馋鸡翅,见到鸡翅就伸头去咬。由于鸡翅太烫了,烫着她的小舌头,皱着眉头,不断地吐舌散热。

“小馋猫,烫着了吧。”

她是把鸡肉撕成一条一条的,放在碗里,拿去喂白樱。

白樱张着樱桃小嘴,踮起脚尖,昂起头,等着姑姑投食。

张妈妈叫她过去坐,她应了一声说给白樱喂食,说了几句场面话,就逗着白樱玩。

黄分很热情,对谁都说好话。

不是夸这个好,就是夸那个好,把在场的都夸了一遍。

谁都喜欢和这个知性优雅的女子说话。

黄娅也来找她说话,她也是说了几句场面话,寻找别的事去,躲开了。

站在黄娅跟前,她是自卑的,她是不自信的。

问自己她有什么能够跟黄娅比呢?

唯一能拿出来说一句的,恐怕只有年龄了。也就是年轻一两岁罢了。

白玉兰在心中苦笑,脸上的笑容让人看着尴尬。也好在没人看到她。

陈天不知从哪里听到张童这边搞烧烤。

他带着几个人来,不仅带了食物,也带了个烧烤架过来了。

说是介绍几个朋友给陈天认识,但他的眼睛一直放在白川身上。

很明显他的目标是白川。

他不停的在白川身边献殷勤。

他的兄弟们倒是很会来事,把张家爸妈逗得开心,也把烧烤架给占去了。

这下解放了白川,也解放了她。

见自己不用再插手,想去清理一下身上的烧烤味。

才到洗手池站定,黄娅也跟着进来了。

两个人站在厨房的洗手台边上,尴尬地说着你好的话。

白玉兰拿纸巾的时候,露出了包包里的项链。

黄娅看了,顿时不开心。

主动去碰白玉兰的手,温柔又强硬从白玉兰的包里拿出那条价值昂贵的项链。

“你这条项链真好看。我好想在哪见过。”

白玉兰想抢回来,黄娅却不让。

黄娅:“值不少钱吧”

“不值钱的,1万来块而已。”

1万来块而已,黄娅嘴角抽搐。

心道:你要是知道真正的价格,就不会这样说了。

这条项链她跟张童讨要过几次,甚至不惜拉下身子,对张童撒娇卖萌。

但是张童总是言左右而顾他,推太极一样将她推开。

真的以为张童是买这条项链送给他妈妈的,却不项链出现在这个女人的手中。

黄娅眼里满满都是嫉妒。

“我也不逗你玩了,这条限量可值不少钱。

这是张童特意从首都拍卖会上抢下来的。

为了你生生把这条项链的价钱抬到1亿元。

他骗我说这条项链是买回来送给他妈妈的,我还信以为真了。”

很鄙视地说:“却没想到是送给你。”

黄娅上下打量白玉兰。白玉兰年轻又漂亮,肤白貌美,又那么单纯,不正是那些老狐狸的喜好吗?

怪不得张童会送项链给她。

心中满满都是醋意,长这么大没看得上几个人,好不容易看上一个,又是心有所属的。

黄娅很不甘心,“我就想不明白,张童怎么会看得上你?

穿得老土,笑容又假。

那些人都是你家里人吧?

没看得出有几个,是有知识有文化的。

就你这模样,除了这身皮囊,还有什么是配得上张童的?”

黄娅句句挖苦讽刺,把白玉兰给激怒了。

白玉兰正要反驳,却又明白黄娅说的句句都是实话。她无力反驳。

再怎么解释,在试试面前,都是苍白的。

物质贫穷可以掩饰,但再多钱也掩饰不了思想上的贫穷。

黄蜂鄙视苏白玉兰,将手中的馅料扔回白玉兰的袋子里。毫不客气地转身离开,踩着高跟鞋骄傲地走出门去。

越想越难过的白玉兰,头低低的,眼泪不争气地掉落。

“你在哭。”白川从角落里转进来。

“我没有。”她慌乱地掩饰自己的难过。

“没什么好难过的。黄娅很优秀,也很强势,但我们也不差。”

白川劝慰姐姐,“我们虽然出身不高,但我们还年轻,还有拼劲。只要我们能够努力,总有一天站到自己想要的高度去。”

白川坚定地对姐姐说:“我有丹药,我能结交很多豪门权贵。

今年整个市的大小门阀,都想和我做朋友。

明年我的朋友就遍布全国,而你身为我的姐姐,更是被人尊重。

再过三年,别说是一个张童,就算是欧洲的皇储都没资格站在你身边。”

白玉兰被逗笑了,“你就吹吧。”

见到姐姐笑了,白川也笑了。

他早就发现了姐姐的不对劲,陈天也是他找来的。

陈天等人一来,就冲散了这个场子的氛围,不让黄娅一人出风头。姐姐就不会那么难过了。

“姐姐,你自信一些,我也好,妈妈也好,就算是白樱,都不是你的拖累。

想要就去争取,喜欢就去拿下。我们将会成为你背后的支柱,支持你一路往前。”

在弟弟坚定的目光中,白玉兰看到了不一样的弟弟,看到了不一样的未来。

反省自己,自己有什么好自卑的。

确实没读过什么书,也一直生活在底层。

但是自己靠着打工,靠着省吃俭用还了家里面的债务,养大了白樱。

死了,也没有欠任何人的债务,不受任何人的责骂,更是因为诚信守诺言,获得了别人的一声赞。

有什么好自卑的呢?

该骄傲的啊。

羡慕别人的光鲜吗?

光鲜都是堆积出来的啊。

上辈子没机会,这辈子打不同了。

妈妈活着,弟弟活着,嫂子自是自力更生,踏上了人生新台阶。

自己还有一个空间,为什么就不能改变自己,成就更好的自己呢?

白玉兰对自己说:不羡慕别人拥有的,不遗憾自己缺失的,不贪不嗔不痴不妒,正视自己,做我自己,让自己更快乐,更幸福。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