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30章 这一家人好彪悍
书名:我全家都有系统 作者:语伴 本章字数:2557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0 12:47:59

130

红烧鸡翅的指桑骂槐,让她一夜睡不好。

经过这一夜的发酵,这篇文章传播更广了。

尤其是有人明示暗示的情况下。

虽然她不是什么明星,也不是家喻户晓的人物,好歹也是今年新蹿红的网红。

关注她的粉丝,以及知道她的都,都找这篇文章来看。

她所有的聊天工具上,都发来了很多私信。

有好的,有坏的。

身处在娱乐圈的陈莉,一得到消息就给白玉兰打电话。

陈莉:“这件事你不用管,我替你解决。”

“怎么解决?”

“你没接触到这方面的东西,自然是不知道怎么解决,我经纪人很能干的。

她已经设计好方案了,只要钱到位,立刻控制住舆论。”

陈莉:“我经纪人说,很有可能是‘红烧鸡翅’弄出来的。

他是心虚了,不敢和你正面刚,于是弄出心的问题来,干扰你的心思,转移你的视线。”

她咬牙,这个混蛋。

要是他在跟前,一口咬死他。

从未见过如此恶心之人,满肚子坏水,好事不做坏事做尽。

白玉兰:“有没有法子找到证据,把这个‘红烧鸡翅’给我红烧了。”

陈莉经纪人过来说话:“这事简单,早已经有一条成熟的公关链。

只需要15万就能够全网删文、找出黑手、澄清身份。”

“好。”白玉兰很爽气,“帮我找一个靠谱的律师团,我要将‘红烧鸡翅’送进烤箱里烤。”

经纪人:“证据不够,怕不能真正送进去。”

“我已经接触到更多受害者。种种罪行加起来,不弄死他,也让他翻不了身。”

“行。”

白玉兰说:“你把账号给我,我给你打钱过去。”

陈莉叫她不用给,她这边给钱就好。

经纪人没有把账号给过来,白玉兰不能把费用交了,只能交给嫂子处理。

这边她也不坐以待毙。

她联系更多的受害人,找到被“红烧鸡翅”诬陷的女孩。

收集图片、录音资料。

这时周清告诉她,找到一些线索了,让她过到保安室去看。

她一出门,就看到不远处的面包车,下来两个人。

一人拿着话筒,一人扛着机器,向她奔跑而来。

“你好白玉兰女士。我们是星星报社的,我们想采访你一下。”

“对不起,我没空。”白玉兰想要开车离开。

但是女记者站在电车前,让她动弹不得。

女记者:“白玉兰女士,红烧鸡翅说你是在割粉丝的韭菜,你承认吗?”

“让开。”

“你是不承认吗?

还是你默认了?”

见白玉兰不回答,记者继续追问:“网络上有一篇文章,说白小姐曾经是被某位大人物包养。

请问你知道这位人物是谁吗?方便透露一下吗?”

记者在玩字眼,既是在问白玉兰,又像是在问一位姓白的女士。

“你让开。”

“白老板,你是不敢承认,还是默认了?”

女记者咄咄逼人。

那摄影机又是靠得那么近,就是要将白玉兰狰狞的面孔给拍下。

白玉兰一手挡在摄影机前面,拦下摄影机。

“拍什么拍,不知道要尊重人的吗?”

记者:“白老板,你是恼羞成怒了吗?”

白玉兰放下车子,气极了。

“不跟你玩玩,你真当我是病猫。

你们想拍是吧,好啊,来啊,谁怕谁。”

白玉兰直接抢过记者手中的话筒,对着镜头说:“你们不是想知道很多东西吗?”

“很好,我告诉你们。”

“镜头拍过来。”

她拿着话筒,对着正在微笑的女记者。

直接问女记者:“你是不是想要踩着我肩膀上位?”

女记者:……

白玉兰:“你怎么不说了?你说啊,你是不是一心想红,一心想要踩着我的肩膀,靠着写我的故事来卖钱?”

女记者想要抢回话筒,但是白玉兰不给。

“你还记得你老师教你的东西吗?

你还有良心吗?

你还是人吗?

你是疯了吗?为了出名,为了名利,你就不要人性吗?”

女记者也是不怕,“白老板,你是心慌,所以转移话题吗?”

“白老板,我一直遵循着自己的职业操守,将真相告诉观众朋友。

白老板,你那捐出去的7.5亿真的是卖人参得来的吗?

会不会是白樱的爸爸给的?”

白樱就是她的底线,白樱就是那块不能触碰的宝玉。

白玉兰拿着话筒,对着女记者,一步步逼近。

“你想知道什么?你想我承认什么?

你为什么要来咄咄逼人,你为了红,为了名利,就连小孩都不放过吗?

你还想结婚吗?

你还想要小孩吗?

假如你的小孩被人逼问,你也是无所谓吗?”

女记者一下子捕抓到词汇,高兴地问:“你是不是承认白樱是你的小孩?”

听到这话,白玉兰咬牙切齿。

这个人怎么说都说不听?

非要将人往死里逼吗?

非要屈打成招吗?

女记者:“白老板,白樱这的是你的孩子吗?

她的父亲是谁?方便透露一下吗?”

摄影机放到跟前去拍白玉兰。

白玉兰:“白樱是我哥和我嫂子的孩子,不是我的。要亲子鉴定吗?”

女记者:“白女士,白樱是不是没人要的野种?”

气得白玉兰一手打开摄影机,上前去抓住女记者,抓住女记者的头发就要开打。

怒着问她:“我说你是耳聋的吗?这是我哥哥和嫂子的孩子,你要不要看我嫂子的孕妇照?

你要不要我去检查身体给你看啊。”

“啊啊啊啊……救命啊,救命啊。”

女记者反手一巴扇到白玉兰脸上,“啪”的一声响。

吓到了楼上的白樱,白樱哇的一声哭起来了。

一面哇哇大哭,一面把手中的东西往下扔。

一个个扔下去要砸女记者。

活了这么多年,一直在底层摸爬滚打,见惯了人生百态,也参加多次吵架和打架。

被扇了一巴掌,再加上这两天的怨气,白玉兰一下子爆发了。

“你打我,我打死你。”

她就伸手过去扯女记者的头发,抬手就打,抬脚就踢。

又是掐,又是拧,又是在耳边骂,痛得女记者嗷嗷叫,哇哇喊。

摄影机大哥连忙过去,要分开两人,“别打了,别打了。”

突然一条软绵绵的东西,飞扑过来,一下子卷住他腰身,缠着他的身体往脖子上爬。

低头一看,正好对上那猩红的信子,对上那竖孔。

当即吓得魂飞魄散,“啊啊啊,蛇啊,救命啊,救命啊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