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2章 大宝贝呜呜呜
书名:我全家都有系统 作者:语伴 本章字数:2567字 更新时间:2021/07/30 12:47:59

“他她们都是些什么人?”周清问白玉兰。

“有教授,有博士,有研究生。哦,还有个院士。”

“院士!”

“对呀。有什么好奇吗?”

“你知道院士是什么吗?”

白玉兰不解,“不是一个学院里的老师吗?”

“你啊,你这就不懂了。

院士可就是国宝中的国宝啊。”

白玉兰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。“国宝中的国宝?”

反应过来就吃了一惊,“噢!院士有这么重要吗?”

看到白玉兰这种表情,他就知道白玉兰没有意识到院士的重要。

“我们这个泱泱大国,十几亿人口。称得上院士的有多少个?都不到1000人,你说是不是国宝中的国宝?”

周清:“现在国宝都有几千只,只要符合规定就可以随便出借。

你去问问哪个国家,愿意长期出借院士的?

泱泱大国里出一个院士,有多困难?

比等上珠穆朗玛峰都要难。”

“哇!”白玉兰开始重视上了。

再问一遍,“真的很厉害吗?”

“快去讨好他,要是以后有什么困难,找他帮忙,他比谁都要好用。”周清夸张地说。

白玉兰这才意识到院士的不一般。

“糊涂了,你看我读书少,又不怎么看新闻。差点儿怠慢了大人物。”

她快步去到他们身边,问:“朱院士,有什么需要帮助的没有?”

拿着放大镜观察土壤的朱院士,爬起来问她。

“白老板,它们平时喜欢吃吃什么?”

“它们什么都吃。荤的素的都吃。但比较爱吃水果。”

尤其是空间里面的水果。

这句话她没有说出来。

朱院士又蹲了下去,这次开始分析耳鼠的粪便。

他们发现耳鼠洞穴附近的泥土跟櫰木树根附近的某块泥土很相似。

就是不知成分同不同,如果成分也是一样的,那就证明櫰木与耳鼠有很大关系。

朱院士:“去通电,把分析仪装起来,分析一些泥土的成分。”

黄教授用显微镜观察耳鼠泥土里包含的细菌,他们要收集的数据很多。

朱院士不好去打扰。

朱院士的学生拿着仪器,问白玉兰该去拿插电。

周清连忙带他过去。

当他们采集了数据之后,白玉兰带他们去花房。

花房的面积不大,说是花房,也就是个简陋的棚子。

都是用来培育花苗、树苗的。

妈妈寻找种子回来,而她则负责把种子培育出来。

等到一旦时间,就搬出去种入植物园里。

空间里的泉水,大大提高种子的发芽率、成活率,她的植物园是不缺名贵植被的。

植物园现在缺的是保安,怕种下去的植被被人挖走了。

研究动物的看不上这些植物就算,研究植物的也看不长这些植物。

这是为什么啊?

这些名贵植物,那一株小苗卖出去,也是上百块的啊。

要是弄一株稀罕的出去,卖上上万块都可以。

但他们都看不上,可能是看到好东西太多了吧。

“姑。”

白樱蹦跶跑来,脸上带有些慌张。

似乎做了不可告人的事。

“你做什么去了?脸上都带泥巴了。

有没有碰那些农药、肥料啊?”

农药、肥料都没有放在这里,问了都是白问。

白樱摇摇头,萌萌一笑,软化了所有人的心。

“好可爱啊!”

“小樱樱,你还记得我吗?”

“笑樱樱越来越可爱了!”

“比上次见到的,还要可爱。”

老朋友、新朋友都被白樱给萌化了。

花子从口袋里,掏出一根棒棒糖。

“小樱樱,还记得我嘛?请你吃糖哦。”

白樱没拿糖果,转而抱住姑姑的腿,躲避这些陌生人。

那忽闪忽闪的水汪汪的大眼睛,看得让人心生喜爱。

不管是年老的,还是年少的,都拜倒在她的“萌力”之下。

一只小耳鼠不知从哪跑来,揪着白樱的裤管往上爬,一路爬到白樱的肩膀。

一登上“高山”发现情况不对,现场有太多陌生的气息了。

小耳鼠呲溜逃跑。

“追?”

“别追,慢点走。”黄教授,“打开录影机,小心拍摄。”

一群人散开走,慢慢向耳鼠群靠近。

花房不大,就这么点地方,他们很快就知道了耳鼠。

为了不打草惊蛇,他们透过设备去观看耳鼠一家的戏耍日常。

“好可爱。”

“这一家子好温馨。”

花子他们兴奋地在纸张上写写画画。

有的人填写数据,有的人却在白纸上画出的耳鼠一家的模样。

他们经验丰富,技术过硬,即便不上前去测量,也大概知道数据。

将耳鼠的大小,咀嚼习惯全都记录下来。

大家都把目光放在耳鼠身上。

朱院士却把目光放在了,耳鼠群所在花盆里。

他看中的并不是花盆,而是花盆里的植被。

脸盆大小的花盆里,有好几株植物,它们长出了第四、第五片叶子。

每一片叶子都那么的健康;

每一片叶子都那么的鲜嫩;

每一片叶子都那么的让人激动。

梦寐以求的东西啊,就出现在这里。

一直困扰着他的难题,终于能解决了!

真的是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。

一只小耳鼠一口咬了一株小树苗,朱院士再也忍不住了。

“住口,你这个混蛋,你怎么能咬他呢?”

朱院士大步走了出去,“噢,我的小心肝,你死得好惨啊。”

耳鼠妈妈闻到陌生的气息,带着孩子们溜了。

三个小家伙们,一人咬了一株小苗苗,跟着妈妈熟练地逃跑。

一下子没了三株小苗苗,朱院士心痛得滴血。

“你们这些混蛋,你们这些恶魔,他们才出生不久,你们怎么能下狠手。”

朱院士快步上前去,像是要和耳鼠妈妈理论,要和耳鼠们干一架。

人怎么能和动物干架呢?

还是拳头大小的耳鼠。

白玉兰茫然,这个朱院士是怎么了?

她问花子:“朱院士疯了?”

花子:“可能是发现了不得了的宝贝,”

所有人追过去,身体过去看朱院士看重的东西。

当白玉兰看到那花盆的时候,她心中一顿。

坏了。

花盆里有很多草头,一大盆苗子,被耳鼠吃得只剩几根。

“我的心肝啊,你们死得好惨,还没见到阳光,就被扼杀在摇篮中。”

白玉兰冒起一层鸡皮疙瘩,这个朱院士也太奇葩了吧。

“这是什么?”黄教授问。

朱院士心疼地说:“櫰木的树苗。”

“啊!”

“哇!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